11月5日,韦博英语北京崇文门校区已经搬空,只剩一堆凳子腿。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 赵丽梅/摄

  11月5日,韦博英语北京崇文门校区已经搬空,只剩一堆凳子腿。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 赵丽梅/摄

11月5日,韦博英语北京崇文门校区已经搬空,大门紧锁(右上)。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 赵丽梅/摄

  11月5日,韦博英语北京崇文门校区已经搬空,大门紧锁(右上)。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 赵丽梅/摄

11月5日,韦博英语北京崇文门校区已经搬空,韦博英语北京国贸校区,门外上了锁,里面却有人在搬东西。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 赵丽梅/摄

  11月5日,韦博英语北京崇文门校区已经搬空,韦博英语北京国贸校区,门外上了锁,里面却有人在搬东西。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 赵丽梅/摄

  11月5日,韦博教育6个北京的校区显示全部关停。在国贸校区,门外上了锁,门内有人正在搬东西。崇文门校区已经人去楼空,留下一地零碎的桌椅腿。部分校区已经贴出了新的招租启事,即将翻过韦博英语这一页,但被韦博英语“坑过”的学员们的问题依旧没有解决。

  在上海、天津、成都等地的韦博机构大量关门的情况下,10月下旬,对外宣称“独立运营”的南京韦博也倒下了。同样的剧情再次上演,学员上不了课,退不了费,最惨的是机构都跑了,却仍要继续为它还贷。在这场学员、教育机构、贷款机构三角的关系之中,学员成了“最受伤”的人。

  套路深?“办卡免息” 与“不敢不还”

  目前,培训机构的学费少则几千,多则几万元,甚至更贵,一些人没有能力一次性付清,于是很多教育机构引入了教育贷款。目前,培训机构有全额支付和分期支付两种付款模式。记者走访某教育机构发现,一个为期一年的线上英语培训课程约为400节,学费一万多元,其中,使用分期支付比全额支付多出约1000元。

  在天津上大学的王晓就是教育贷的使用者,本想提升英语,为以后求职铺路,没想到却给自己挖了个坑。2018年8月,她报名韦博英语的成人课,两年半的学费为2万多元。她先交了5000元的首付,剩下的钱通过贷款分期付款。在签订合约的当天,在韦博机构里,设了很多贷款机构的点,一些是银行信用卡机构,还有一些互联网金融贷款机构。一些机构表示,只要办卡就能免息。

  据王晓的了解,与韦博英语合作的都是正规金融机构,于是,她申请了一张银行信用卡,办理了为期一年分期贷款,算下来,可以免息逾2000元。之后,只需要按月往卡里打钱,到日子银行就把钱划走了。本来,课程应该上到2021年2月,现在课上不了了,每个月要还1000多元的贷款,这种日子将持续差不多一年。

  在大量韦博机构的校区关闭后,深圳新东方、VIPKID、英孚教育等机构表示,愿意在学员转学或员工招聘上提供帮助,目前,大部分机构具体的转学或者应聘方案细节还未披露。VIPKID回应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,从以学生为本和履行社会责任的出发点,结合自身情况,将承接韦博英语在线业务“嗨英语”的部分学员,为这些学员免费提供1对1外教课程和服务,首批120名学员正在沟通中。

  王晓表示,在天津,多家教育机构接收了韦博机构青少儿英语、雅思、四六级的学员,但是成人英语目前还没有任何动静。“我们没有任何止损措施,只能等待。”

  “我们也想停止分期,哪怕之前的钱不能退也行。”10月中旬,她给银行信用卡机构打过电话,想停止分期。但该机构客服告诉她,学费已经一次性给韦博英语付清了,不能停止分期。如果不还,意味着她可能会被上报征信,影响个人信用。“我们不敢不还。”

  那些退不出来的钱可能去了哪?

  为什么教育机构跑路了,学员课上不成,不仅退费无门,还要月月还贷款?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根据贷款机构与不同的教育机构签订的合约,存在一次性付清